遥湘

新浪微博:@新澙秋山树
特别杂食 不定期产量 文笔不好 非常懒

残血

昏暗的房间里,台灯的光被调到最暗。叶蛉坐在台灯前盯着小说发呆。
——这个世界从不会对任何人温柔。
突然 叶蛉拿起一根被削的极尖的铅笔猛地向手腕刺去,随后又猛地一拔,血肉随着铅笔向外翻出,暗红色的液体沿着她白皙的皮肤缓缓流下,叶蛉咬了咬嘴唇,透过灯光依稀可见嘴唇上的零星血丝。
叶蛉往后一仰,靠在了座椅上。衣柜半开着,露出一面试衣镜来,镜中的女孩手搭在雪白的睡衣上,手放过的地方留下一抹血迹,那只紧握留下微微凝固血液的铅笔的手,缓慢垂下来。因为镜子角度的关系,叶蛉的脸并未映在镜中,但镜中的女孩是在笑。
她在笑。
远处的地平线将夕阳吞没,留下血色晚霞的最后嘶吼。
疼痛也被笑与泪吞没,它期待着下一次的苏醒。



BY遥湘

评论

热度(1)